2019-08-16
清难自矜最新章节首家独发
魏珠竟觉三魂都离了身,却也不知自己究竟哪处得罪了这位冷面爷,稍许却听胤禛道:“也好,便劳烦魏公公了。”康熙这话明显是对胤禟说的,因为他又对岫烟道:“岫烟丫头,昨儿你跟老九私自离宫的事朕便不追究了,你何时能查清朕交代的事朕便何时替你们赐婚!”

  “岫烟领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爷知道你在生气,爷昨晚不是道歉了吗?”

  那算哪门子道歉!岫烟剜他一眼便进屋拴上房门,任凭胤禟如何敲门也不理他。胤禟好像知道岫烟在看自己,望回去的眼神那真真儿含情脉脉。”

  这座金碧辉煌的紫禁城永远笼罩在无穷无尽的阴谋和算计之中,康熙在他在位的这四十多年里究竟经历过多少血雨腥风,或许多得他自己也记不清了,但有一事毋容置疑,便是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秘都是在他的默认下才成为隐秘,一旦超越他忍耐的限度,那策划者必定无所遁形……

  “哎,九阿哥,未经通传,您不能……”胤禟急匆匆闯了进来,掀起袍摆“扑嗵”一声跪在了康熙面前,“皇阿玛,儿臣特来向您请罪!”

  “谁准你未经通传就进来的,这么大了一点规矩也不懂,还不赶紧给朕出去!”康熙没好气地呵斥。脚步声止在屏风边,只听胤禟轻声道:“抬进来,轻一些。

  那边梁九功小心带上门出乾清宫,后退几步猛撞了一堵肉墙,听见哎哟一声梁九功睨眼过来,“魏珠,作甚鬼鬼祟祟?”

  魏珠起身弹了弹袍子上的灰尘,嘿嘿笑道:“奴才哪敢?奴才见您在里头伺候久了,怕您累着想给您捶捶腿。这位爷平日最是苛刻,被他听见这些话她们还要不要活了?

  好在胤禛并未发作只让她们退下了,魏珠这才出声,“这群小贱蹄子,只知道乱嚼舌头。

  胤禟给康熙磕了个头,朗声道:“皇阿玛,儿臣正是为雾兮格格的事特来向您请罪的。他以为自己进错了屋子,毕竟毓庆宫后殿分为数间相同的小室,素有“小迷宫”之称,急忙退出去却发现门全被反锁了,再后来他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……

  回想起来显然是那屋子里的熏香有问题,恐怕有人设计于他,只是事情已然如此他无从辩驳。

  事发之后就一直不见九哥,还有雾兮格格。

  胤祥往地上磕了个响头,“求皇阿玛将瓜尔佳氏赐予儿臣。”

  “喳。”

  “伺候万岁爷是咱们的福气!”梁九功望着乾清宫道。

  岫烟心肝都快蹦了出来,虽闭着眼睛,脸上的燥热却骗不了人,双手在被内也攥得死紧,此时此刻,她真不知道如何面对胤禟。”

  胤祥确实不知。”

  胤禛对他的话没什么反应,望着不远处出神。胤祥想到既有人算计自己,怕有人也算计九哥,那雾兮格格她当如何?胤祥此时此刻只希冀胤禟能待那位美好的女子始终如一。”胤禟又道。

  乾清宫里,康熙一脸铁青,沉声道:“老十三,你有何话说!”

  胤祥摇了摇头。”

  岫烟抬眼望了胤禟一眼,这厮今日竟穿着象征皇子身份的礼服,正儿八经的,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”

  康熙许久不出声,但可见他面色已经缓和了些许,乍然问道:“老九呢?”

  “儿臣不知。

  外屋突然传来响动,想是胤禟过来了。

  “你告诉爷,爷可以帮你。

  魏珠跟着梁九功连连点头道是,抬眸眺望眼乾清宫又屁颠屁颠退到另侧等侯康熙吩咐。

  他当时喝多了酒被人扶到毓庆宫后殿休息,隐约听到些不对劲的声音,进去就看见有个女子粉面含春整个人在床上妖娆地扭动。”魏珠三魂归了位,看胤禛转身离开抬袖拂了把汗,真觉这位冷面爷难伺候得紧。”

  “皇阿玛要你查什么?”胤禟问岫烟,岫烟却理也不理他,径自往前走。

  不一会一屋伺候的人鱼贯而出,只留下岫烟和胤禟两个。其实岫烟根本没有睡着,只是一直没出声罢。

  “行了,出去吧。

  魏珠了然,低声劝道:“万岁爷正在气头上,万岁爷一消气奴才便通知四贝勒也不迟,四贝勒在这等着也不是办法。脚步声渐近,门帘被撩开,岫烟赶紧躺好,双眼紧闭。”几个不甚清脆的声音答应着。他们两个……岫烟脸颊燥热,嘤呓一声藏进被子,他们做了那样的事呐。”

  “不敢,不敢。

  康熙像是早料到如此一样,朝胤祥摆手,“你先回去吧,朕会给你一个交代的。

  “你们两个少在朕跟前眉目传情。。”

  胤禛转了圈手中的佛珠,低头扫了魏珠一眼